番外五 【冬日篇】北地南疆


    北方飛雪,潔白無暇,似佳人面;南疆陰雨,纏綿不斷,訴良人腸。

     ——引言

     淮水江岸的另一邊,便是北地。

     北地所處塞外,山峰連綿不絕,常年都是大雪紛飛。唯有北冥山莊、北岳堂口等地,還能見到些花草樹木。

     “在等我啊……”白夜一把從身后擁住那淮水岸邊失神地望著遠處的尹憩,在他的耳邊低聲細語,一絲絲香風吹進他的耳中,吹得他整個人從耳朵到心里都是癢癢的。

     “北地那邊的事情弄完了?”尹憩還是下意識地退開了一點,兩個月未見,這個妖精真的是越來越勾人了。

     “還沒呢,雖然有峰長老從中調和,但是塞外各族都不是那么容易擺平的!不過好在北冥山莊那邊北冥寒也出面了,大概再過上半個月,我就能回總壇了,怎么樣?開不開心?”白夜用蔥白的手指點了點尹憩的鼻尖,調笑地問道。

     “唉,你不在,我還樂得清閑。你一回來,除了完成宗主的任務,我還得整天陪著你,累都快累死啦!”尹憩撇了撇嘴,一副無所謂的態度。

     “喲,這么說你還不樂意了,真是的,想要本姑娘陪的人可是能從南疆排到北地去。你再不樂意的話,信不信本姑娘去陪別人,不要你了!”白夜有些小委屈地嘟了嘟嘴,然后趴到尹憩身上,在他耳邊輕聲嬌嗔道。這一句話似嗔似怒,如訴如慕,說起來嬌媚無限,聽起來卻讓人說不出的舒服受用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別鬧了!”尹憩也是被白夜這幅樣子給打敗了,無奈地扶著腦袋,輕聲對他說道:“我來是想和你說,宗主明日要去南疆那邊,據說是新一任南疆祭司的繼任大典,所以我也得跟過去看看。大概也要在那里待一段時間,所以,可能你回到總壇的時候,我就不在總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哼,什么嘛,害得我還盡快把這邊的事情處理了。結果,你又有任務了……”白夜有些不開心地小聲嘀咕道。

     “唉,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就算咱們兩個是搭檔,可也不可能所有任務都在一起完成啊……”尹憩只能輕聲安慰白夜道。

     已經相伴了百年之久,可是在他心目中他們之間仍舊只是搭檔嗎?

     白夜聽了尹憩這么說,卻不知怎的,心里有了一些失落之感,原本臉上的嬌媚的笑意也變得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啦?不就是回總壇以后見不到我而已,有這么失落的嗎?”尹憩看著白夜這副失落的表情,忍不住想要反撩她一把,指尖輕輕勾起白夜的下巴,邪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我啊,是怕你去了南疆以后,被哪來的小妖女勾跑了,到時候我再找一個像你這樣的人捉弄去……”白夜臉上的黯然收起,只是嘴角微微揚起,把臉逐漸湊近尹憩,身軀就像是整個貼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可就在這時,一點冰涼落在了兩人的臉上,她有些詫異地向后退開,然后有些期待把手伸出,看著一片晶瑩的雪花飄落在掌心,然后在她的指尖相融。

     “下雪了?”尹憩也有些意外,抬起頭去,望向天空,原本就有些陰沉的天空忽的吹過一陣寒風,緊接著天空當中雪花如柳絮一般飄落,大雪紛飛而下。

     北地本就多雪,就算忽地下起大雪,其實也不甚奇怪。但是在中州這邊,這似乎還是今年的初雪。

     看著這天空中飄落的雪花,兩人的心里不知怎的起了幾分少年的心性,就在這淮水岸邊相伴漫步,看著那雪越下越大,在地面覆蓋了薄薄的一層白色。

     而在他們的頭上,不知何時也落上了飛雪,雪落在青絲發間,竟是點了幾分白色。

     “入冬了,很快就又是一年了,如今想來,就這樣已經不知過了百余年了……”尹憩淡淡地笑,雪地上留下并肩走過的兩行腳印,他的眼眸之中映著淮水江岸的那座殘破的房屋,有著些許感嘆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好冷啊!”白夜忽地握住了他的手,手指緊緊地抓著,感受著從他掌心傳來的溫度。

     兩人不約而同地扭過頭去,看著彼此落在發梢的白雪,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 而下面的兩只手,一直緊緊地握著,沒有松開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南疆,雖然已是入冬,但仍是陰雨連綿。

     墨鳶憶在窗邊遠望,看著窗外的雨,她的心情也如這細雨一般,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夾雜其中。

     “巫咸這些年游走各地,收集各地的殘魂,總算是找到了合適的靈魂了。”巫祝站在她的身邊,開口說道:“因為你執意不肯讓族人為祭,我們也不能出去傷人,只能靠收集各地的殘缺魂魄尋找與你契合的,才讓命蠱的儀式拖著這么久,你也該繼任祭司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墨鳶憶頭也沒抬,看著窗外的雨,心頭也似乎蒙上了一層陰霾。

     “墨兒,我知道你心里不情愿,但是你是九黎一族這么多年來天賦最好的女子,你是繼任祭司最合適的人選。所以,長老們才一直等,命蠱儀式至關重要,在關鍵時刻它甚至可以救你一命,為了讓你繼任祭司,完成儀式,我們幾個也等了太久了……”巫祝對墨鳶憶說道。

     “我會去完成儀式的。”墨鳶憶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 自她出生起,就因天賦過人被選定為下一任的祭司,祭司必須保持處子之身。為了以防萬一,所以族中的長老從小就把她和其他同齡男子分開,讓她獨自一人閉關修煉;而同齡的女子卻也命蠱的原因,怕被選為命蠱儀式的祭品,也自覺地疏遠了她。

     下一任祭司的身份,非但沒有給她帶來什么殊榮,反倒是害得她從小到大沒有一個伙伴。

     “既然你想通了,我也就不在這里打擾你了,這個瓶子我就留下了。烈山宗那邊已經過來人了,我們得去迎接,好像聽說這次除了陽宗主,還有一位高冷的帥氣小哥跟在后面,據說可是烈山宗的炎帝圣使,你要是遇上了可要對人家客氣些。”巫祝說完,留下來一個瓶子,然后轉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墨鳶憶回過頭,看著放在那里的瓶子,輕嘆了一口氣,將之拿起,走出了房屋。

     她沿著屋后的林子走過,最終來到了一潭湖水旁。她將那小瓶打開,將里面的蠱倒入湖中。

     然后,她將身上銀飾摘下,苗繡紫衣解開,脫下百褶裙,玉足輕點踏入了湖中,一時間湖中亮起一點紫光。

     就在這時,林中忽的落下一個人影,此人正是尹憩。

     “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熟悉氣息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尹憩皺了皺眉,就在剛才,他在附近感知到一股極為熟悉的靈魂氣息。不知怎的,察覺到那熟悉的靈魂氣息時,他卻是一刻也坐不住,直接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 “那邊似乎有人?”尹憩看到了林子深處發出的紫光。察覺到有些異樣,便是施術一個瞬身閃到了湖邊一塊凸起的大石頭上,朝湖面看去,目光搜尋,當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,一下子傻了眼。

     一名女子靜靜立于湖心,一道紫光與之融合一體,她身上不著寸縷,一頭秀發半干半濕,垂落在后背,那白皙的肌膚宛如潔白無瑕的美玉一般,背影窈窕修長。

     似乎是聽到了什么聲音,墨鳶憶猛地轉過頭來,與尹憩雙目對視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墨鳶憶呆滯了幾秒,隨即發出一聲大叫,急忙捂住胸口,遮住自己外露的春光。

     “抱歉,抱歉……”尹憩連忙轉過身去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。

     看就在他轉過身去后的下一刻,一抹紫光出現在了尹憩的咽喉處,墨鳶憶以極快的速度披上了衣服,用手掐住了尹憩的喉嚨。

     那透體而來的冷意,讓尹憩明白,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開玩笑的!

     “這里是圣湖禁地,你是何人?為何會來此處?”墨鳶憶的手緊緊地扼住了尹憩的喉嚨。如果讓尹憩活著離開,她的清白必受族人詬病。

     她本想直接殺了尹憩,卻不知怎的,掐住尹憩脖子的時候,她的內心有些不忍!

     “我就是個路過的人,只是無意間闖入這里,卻沒想到姑娘你會在這里……”尹憩小心翼翼地回答,目光落在墨鳶憶身上,她的臉上還是滿滿的殺意,身上還是濕的,衣衫披在上面,被上面的水珠浸濕緊貼在肌膚上面,更有幾分誘惑。

     “你還敢看,一定要把你的眼睛挖出來!”墨鳶憶手上更加用力,她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這里是圣湖禁地,外面有族人把守,你無緣無故怎能擅闖進來?”

     而尹憩此刻心里卻在哀號,這你要我怎么解釋。我告訴你我感覺到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指引著我過來看到了你的裸體,你會信嗎?

 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離開這里再說吧!不然的話,面前這個暴怒的女子隨時可能真的把自己滅口!

     “那我就告訴你,我是怎么來的?”尹憩嘴角微揚,口中念念有詞,身周時空靈紋之力驟然間閃動,他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!

     “混蛋!”看著面前的人突然間逃得消失不見,墨鳶憶氣得直跺腳,她惡狠狠地一掌打在水面,水花飛濺而起,她怒不可遏大聲咒罵道:“你等著看吧,我一定要把你揪出來講將你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 第二天,南疆的祭司大典進展的很順利,南疆九黎族的長老出了那些閉關的其他的都到場了,南疆上下都十分熱情,唯獨新任祭司在典禮上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,不過大家也沒太在意,典禮便就這樣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 “為何不見尹左使出席大典?”典禮完畢,眾人散去,巫咸來到陽鼎天面前恭敬地問道。

     “尹憩那孩子素來孤僻,性子冷,不喜熱鬧,估計一個人跑哪去了吧!”陽鼎天笑了笑,回道。

     可是他話剛說完,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,看見南疆的幾個長老拎著尹憩來到了墨鳶憶這邊。

     陽鼎天臉上有些尷尬,巫咸回過頭去看到這一幕臉色也變了,剛想上前喝止他們,卻被陽鼎天抬手攔住了。陽鼎天讓手下過去一打聽,原來是是尹憩誤闖了幾位長老的煉蠱之地,害得長老們精心煉制的蠱蟲險些失敗,那幾個長老常年閉關,也不認得尹憩,以為是寨里那家不懂事的年輕族人,所以帶著他來找靈巫做主!

     可是新任祭司已然繼位,這件事的處置自然落到了墨鳶憶的身上。

     不過,為何這新繼任的祭司看著尹憩的眼神就要噴出火來似的,給人感覺就是羞憤加惱火!

     陽鼎天越看那眼神越覺得兩人有貓膩,便有了些捉弄的心思,也就沒開口,反倒是勾起一絲玩味的笑意,他想看看墨鳶憶怎么會處置尹憩?

     “啊,是你啊……”尹憩上下打量了一眼墨鳶憶,此時的他穿著一身祭司的紫色衣裝,表情有些尷尬和緊張。

     “你穿上衣服,我差點沒認出來!”尹憩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,小聲傳音道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墨鳶憶聽見尹憩的話瞬間火冒三丈,此刻她的心里一片亂糟糟的,從小到大,他接觸的男人,除了父親和兄長,剩下了就是靈巫當中的巫咸和巫禮。結果再次與男人接觸,就是和尹憩昨天那樣的見面。

     她惡狠狠地對尹憩傳音道:“昨天的事情你最好爛在肚子里,否則的話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

     “實在抱歉,那真的是一場誤會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不是誤會,總之你要是敢泄露出半個字去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 “呃,那個……”尹憩猶豫了一下,然后試探地說道;“你能不能幫我擺平我現在的事情?現在這個比較棘手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滾……”墨鳶憶氣得差點原地爆炸,她一把抓起尹憩的衣領,拽著他走出了祭壇,氣勢洶洶地提著尹憩走了出去,留下祭壇的其他人面面相覷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 至此以后,新任祭司墨鳶憶和炎帝圣使尹憩到底私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也在南疆各寨成了一個未解之謎……(未完待續)www.okzw.net
如果喜欢《御龍無雙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